人们出于两点才改变:要不就是懂了很多,想改变;要不就是伤得太深,必须改变。”